当前位置: 首页 > 曹操为什么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不是“做天子以令诸侯”?

话题:

曹操为什么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而不是“做天子以令诸侯”?

虽然是老生常谈了,但是还是很想听到各位知乎达人的解释。

桂武磊的回答(13票)】:

一朝天子一朝诸侯,那些个诸侯是汉家的诸侯,凭什么听你魏家的皇帝

还是做个完备的补充吧,免得又有扯淡的嫌疑

如果这个问题仅仅有前半部分,就是一个需要讨论的历史问题,可以分析局势,各种原因,来看这样的策略究竟是怎样制订的,但是添上后半部分,就只能用上边那句话来回答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时的各路诸侯(镇压黄巾起义时崛起的各地军事地主)基本上都是汉皇帝封在各地的官僚守军,当然也有刘备这样,扯个汉室宗亲的旗子成长起来的军事集团,仍然是唯汉家天子为尊的,所以,即便是曹操自立为王,或者强逼献帝禅位给他,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枪打出头鸟,当初袁术的势力不可谓不大,一朝称帝,群起攻之.....

然后,附赠一个回答...为什么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1. 从曹操这一方面来说,这个策略是毛玠提出的,原话是:奉天子以令不臣...如此则霸王之业可成也,而同时沮授给袁绍提出的策略是这样说的:挟天子而令诸侯,蓄士马以讨不庭,说法不大一样,但是意思是一样的,都是说的一种策略:以天子的名义发号施令,把他们都打服了,成就霸王之业(这里最主要的就是霸王之业,而不是帝王之业,从这里是可以看出他的目的只是收服各地军阀当老大,而不是统一全国...嗯,是不是觉得挺眼熟的)。

  2. 从曹操的实力来讲,虽然不像刘备那样一直处于甩尾巴的位置,但是跟袁绍刘表马腾袁术甚至吕布比起来,只能算是中等水平,从他的地理位置来看,又正好处在中原地区,属于四面都有强敌的情况,他只能拿起汉献帝这个挡箭牌(各路诸侯的弃子),把服气的收拢,把不服气的借天子的名义打服,另外,当时的很多人才“正统”的思想比较严重(比如曹操很重要的谋臣荀彧,一直是有振兴汉室这样的愿望的),借天子的名义,还可以吸纳更多的人才
  3. 对比失败反例和成功范例,董卓袁绍都有过这样的机会,偏偏董卓只知道挟天子,不晓得令诸侯,袁绍是一时犹豫,回过味儿来想把天子夺过来,时机又过去了。成功的范例,比如春秋五霸中的齐桓公(即管仲提出的尊王攘夷)和晋文公(践土会盟),都是打着天子的旗号,“团结大部分(听话的),打击一小撮(不听话和犹豫的)”
综上...其实...好像跑偏了...欢迎批评指正(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

【聂叫兽的回答(4票)】:

             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孤复定之,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

       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

        孤闻介推之避晋封,申胥之逃楚赏,未尝不舍书而叹,有以自省也。奉国威灵,仗钺征伐,推弱以克强,处小而禽大。意之所图,动无违事,心之所虑,何向不济, 遂荡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谓天助汉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县,食户三万,何德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今上还阳夏、柘、苦三县户二 万,但食武平万户,且以分损谤议,少减孤之责也。

                                                                                           ——《让县自明本志令》1.本来就没想过当皇帝;

2.挟天子就被骂得够惨的了,真做了皇帝被骂得更惨。

3.最重要的一点,汉帝的“合法性”高于任何一个汉末的诸侯,挟其用兵的话名义上一定是合法的;

4.袁术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孟德想来也是心有戚戚焉吧。

【刘嘉呓的回答(4票)】:

真是什么问题都能问出来。 如果太祖做天子以令诸侯的话,《三国志·曹操本纪》大概会有如下记录:

兴平二年冬,天子败于曹阳。操会群下谓曰:“今刘氏微弱,海内鼎沸。吾家三世达官,百姓所归,欲应天顺民,于诸君意如何?”众莫敢对。主簿阎象荀彧曰:“昔周自后稷至于文王,积德累功,三分天下有其二,犹服事殷。明公虽奕世克昌,未若有周之盛,汉室虽微,未若殷纣之暴也。”操嘿然不悦。用荆州蔡瑁之符命,遂僭号。以九江太守为淮南尹。置公卿,祠南北郊。荒侈滋甚,后宫数百皆服绮縠,馀粱肉,

【《九州春秋》曰:司隶冯方女,国色也,避乱扬州,操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甚爱幸。诸妇害其宠,语之曰:“将军贵人有志节,当时时涕泣忧愁,必长见敬重。”冯氏以为然,后见操辄垂涕,操以有心志,益哀之。诸妇人因共绞杀,悬之厕梁,操诚以为不得志而死,乃厚加殡敛。】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操前为吕布所破,后为孙刘所败,奔其部曲曹仁、张辽于灊山,复为所拒,忧惧不知所出。将归帝号于绍,欲至青州从袁谭,发病道死。

【崔骞的回答(3票)】:

名不正,言不顺。

【黄晓焐的回答(3票)】:

不姓刘。

【阿土的回答(1票)】:

关于在行动顺序上,曹操得先“挟天子”,再“做天子”的逻辑我就不说了。

问题是,曹操怎会是那种得了三分之一天下就急吼吼称帝的“小人”呢?

以项羽,刘备之流的区区志向,来看曹操的“雄才大略”,真是暴殄天物啊。

我们看看孙权到什么时候才称的帝?“魏,蜀,吴”谁家的命最长?再想想曹操当年说,“生子当如孙仲谋”,那可真是一点都没错。英雄识英雄啊。

可惜了曹操没个争气的儿子,看着三分天下,就喜不自禁,急吼吼的称帝了。要是曹操活者,我想他绝不会做这天下三分之一的主子。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嘛。

再说,曹操这辈子都是走在一统天下的路上。至于一统之后,他是称帝,还是归政于汉天子,因为他没走完,咱谁也不知道。

而至于刘备这厮,得了巴掌大的蜀地,就能狂的忘乎所以。被火一烧,发现根基亏了,怎么办?不思悔改,不图进取。反而觉得自己老啦,再不当个皇帝,这辈子可能就当不上啦,就赶紧给自己搞个皇帝当当。可见刘备才是那个一辈子做着皇帝梦,走在“谋朝篡政”道路上的“奸臣”。我们都说“扶不起的刘阿斗”,这刘阿斗为啥扶不起?不就是不思进取嘛。给他个和平年代的皇帝当当,我想丫虽不一定是明君,但绝不至于昏君。所以是“扶不起的刘玄德”嘛——刚愎自用,用人为亲:关羽丢了战略要地,自己毁了有生力量。

可怜孔明了呦~  汉代风骨,可敬可叹。

再补两段王夫之的评论吧,摘自《读通鉴论》:汉、魏、吴之各自帝也,在三年之中,盖天下之称兵者已尽,而三国相争之气已衰也。曹操知其子之不能混一天下,丕亦自知一篡汉而父子之锋铓尽矣。先主固念曹氏之不可摇,而退息乎巖险。孙权观望曹、刘之胜败,既知其情之各自帝,而息相吞之心,交不足惧,则亦何弗拥江东以自帝邪?权所难者,先主之扼其肘腋耳。先主殂于永安,权乃拒魏而自尊,乐得邓芝通好以安处于江东。繇此观之,此三君者,皆非有好战乐杀之情,而所求未得,所处未安,弗获已而相为扞格也。

曹氏之战亟矣,处中原而挟其主,其敌多,其安危之势迫,故孙氏之降,知其非诚而受之。敌且尽,势且安,甘苦自知,而杀戮为惨。亦深念之矣。孙氏则赤壁之外无大战也。先主则收蜀争荆而姑且息也。是以三君者,犹可传之后裔,而不与公孙、袁、吕同殄其血胤。上天之大命集于有德,虽无其德,而抑无乐杀之心,则亦予之以安全。天地之心,以仁为复,岂不信哉?

丕之逆也,权之狡也,先主之愎也,皆保固尔后而不降天罚,以其知止而能息民也。逆与狡,违道甚矣,而惟愎尤甚。先主甫即位而兴伐吴之师,毒民以逞,伤天地之心,故以汉之宗支而不敌篡逆之二国。先主殂,武侯秉政,务农殖谷,释吴怨以息民,然后天下粗安。蜀汉之祚,武侯延之也,非先主之所克胜也。

谈君臣之交者,竞曰先主之于诸葛。伐吴之举,诸葛公曰:“孝直若在,必能制主上东行。”公之志能尽行于先主乎?悲哉!公之大节苦心,不见谅于当时,而徒以志决身歼遗恨终古,宗泽咏杜甫之诗而悲惋以死,有以也夫!

公之心,必欲存汉者也,必欲灭曹者也。不交吴,则内掣于吴而北伐不振。此心也,独子敬知之耳。孙权尚可相谅,而先主之志异也。夫先主亦始欲自疆终欲自王,雄心不戢,与关羽相得耳。故其信公也,不如信羽,而且不如孙权之信子瑜也。疑公交吴之深,而并疑其与子瑜之合;使公果与子瑜合而有裨于汉之社稷,固可勿疑也,而况其用吴之深心,勿容妄揣也哉!先主不死,吴祸不息,祁山之军不得而出也。迨猇亭败矣,先主殂矣,国之精锐尽于夷陵,老将如赵云与公志合者亡矣;公收疲敝之余民,承愚暗之沖主,以向北方,而事无可为矣。公故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唯忘身以遂志,而成败固不能自必也。

向令先主以笃信羽者信公,听赵云之言,辍东征之驾,乘曹丕初篡、人心未固之时,连吴好以问中原,力尚全,气尚锐,虽汉运已衰,何至使英雄之血不洒于许、雒,而徒流于猇亭乎?公曰:“汉、贼不两立。”悲哉其言之也!若先主,则固非有宗社存亡之戚也,强之哭者不涕,公其如先主何哉?

【杨洋的回答(0票)】:

大义名分

【诺铁的回答(0票)】:

内奸必须杀光忠臣、反贼和其他内奸先,最后和皇帝对决

有一个开局就跳反的,名叫袁术,死的很惨

【涂祺招的回答(0票)】:

曹操当时是有心振兴汉室,所以是"奉天子以令不臣"。而那些想称王称帝的家伙自然把操拉到同一阵地,且汉室亡于曹。后人就更认为操是挟天子。这明显是"用现在的眼光评价过去的事情。

【曾晓曦的回答(0票)】:

做天子就只能艹诸侯了……或者被诸侯艹。

参考袁术。

【王宇清的回答(0票)】:

1.不信刘

2.毛爷爷说过“造反有理”。

【VincentZ的回答(0票)】:

人言可畏……求折叠……

原文地址: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