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反全球化/全球贸易协定有哪些经济学原因?

话题:

反全球化/全球贸易协定有哪些经济学原因?

【冯路的回答(46票)】:

@改之理zcw已近说了很多了,他的回答说明了全球化会产生利益受损者,但要形成反全球化的贸易政策,还需要政治经济学来解释,从这个角度我补充一下。

贸易政策的政治经济学也叫贸易政策内生化理论,一般包含两部分:一、对个人对可选择贸易政策的偏好的描述,以及这些偏好如何加总,包括压力集团、政党和草根运动等,这构成了贸易政策的“需求侧”,这与政治组织模式和政治影响力如何发挥作用有关;二、政策制定者的偏好,如竞选、向支持自己的团体转移资源,或者最大化社会福利,这构成了贸易政策的“供给侧”。具体到反全球化问题上,因为全球化而利益受损的阶层或贸易开发导致收益下降的要素持有者构成了贸易政策的“需求侧”,而支持贸易保护的政府构成了贸易政策的“供给侧”。主要的贸易政策内生化理论有:

1、中间投票人模型Median-voter approach:这一模型由Mayer(1984)提出,考虑了一个直接民主模型,假设贸易政策只有关税(可正可负,负时为补贴),关税水平由全民投票决定。在Heckscher-Ohlin框架下,每种要素所有者均有自己的最优关税税率(可能为负)或保护水平。如果对于表决政策的偏好,中间选民的偏好决定政府政策水平,而中间选民最优关税取决于生产结构。

2、竞选捐款模型The campaign contributions approach:Magee, Brock, and Young(MBY, 1989)。在MBY模型中,游说集团的竞选捐款提高了他们支持的政党赢得大选的概率。MBY模型将两个游说集团和两个政党加入HO模型中。假设其中一个政党主张自由贸易,另一个主张保护,每个游说集团代表一种要素的所有者(劳动或资本),并向其中一个政党提供政治献金。每个政党当选的概率随着所获得的竞选捐款的增加提高,随着它承诺的政策干预水平的提高而下降。游说集团的目标则是最大化他们所拥有要素的期望收益减去竞选捐款的净值。主张保护的利益集团的期望收益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全力支持相关政党赢得选举,使贸易政策趋于保护主义。

3、保护待售protection for sale:这是目前影响力最大的贸易政策政治经济学模型,由Grossman & Helpman (1994)提出,认为政府在决定贸易政策时会同时考虑游说者的捐助和消费者的福利,与MBY模型中利益集团通过影响选举的途径间接影响贸易政策,保护待售模型中利益集团可以通过政治现金直接影响政府决策。在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产业组成游说集团,每个游说者的目的是为政府提供捐助以影响关税。政府重视竞选献金,但也将此与所有个体的消费者福利进行权衡,给不同的产业赋予不同的权重,其目标是加权总和最大化。而各产业也要克服“搭便车”问题才能结成利益集团,当他们潜在回报足够高或者组织成本足够低时,才会形成游说集团。所以根据保护待售理论,反全球政策形成机制是全球化-部分产业利益受损-结成利益集团-提供政治现金-政府进行权衡-形成保护政策。在这里,政府的政策是有“价格”的,似乎是一种可交易的产品,所以说protection for sale。

目前,运用最广的是Grossman & Helpman的保护待售模型,在此基础上可以解释很多新的反全球化现象,例如,WTO成员承诺削减关税,使利益集团倾向于推动政府反倾销调查等非关税壁垒来保护自身利益,出现了关税水平下降而非关税壁垒提高的现象。Limão and Tovar (2011)利用一个改进的保护待售模型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解释。在模型中,政府从国际贸易协定中的关税约束承诺中获益,承诺具有政治价值,因为这通过限制政府能够提供给特殊利益集团的再分配政策,改善了政府相对于国内利益集团的谈判地位(简单地说提供同等水平的保护能够要更高的献金)。但是,实践中国际协定并不限制所有政策,因此利益集团可以找到一些更缺乏效率(如NTB),但国际协定允许的措施来从中获益。根据这一模型,作者发现:1、关税承诺提高了NBT的可能性,2、关税承诺在政府相对于利益集团较为弱势时会更严格。作者使用土耳其5000种产品的关税与非关税数据检验这一模型的预测,结果符合预期。

MBY模型影响力不如保护待售模型,Feenstra的教科书都没怎么提,不过我觉得这个理论倒是可以解释刚刚结束的美国大选。川普当选靠的是铁锈地带的蓝领等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阶层,在大选中的全力支持,这更符合MBY模型的设定。

当然上述理论只适用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金钱政治,我大天朝自有国情,不会走西方的邪路,以下截取自芬斯特拉高级国际贸易教材

@Yuting Chen@改之理zcw 还提到了异质性企业理论,我第一反应是想到了Helpman-Itskhoki-Redding(2010),将劳动力市场上存在的搜索-匹配摩擦(Search-match friction)引入到了 Melitz 模型当中,说明贸易开放将提高工资不平等程度,提高失业率。这个过几天再更。

参考文献:Rodrik D. Political economy of trade policy[J].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995, 3: 1457-1494.

Feenstra R C. Advanced international trade: theory and evidence[M].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5.

Limão N M, Tovar P. Policy Choice: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Commitment via International Trade Agreements[C]//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c, 2009.

【改之理zcw的回答(110票)】:

首先说我不在搞贸易,但是我特别想搞贸易。。。。我记得很久以前(刚上本科)读过克鲁格曼的一本书,书里说,大众,甚至很多经济学家,坚信美国的工作岗位是其他国家抢走的,但是事实上其他国家抢走的很少,真正减少工作岗位的因素都在美国内部。不知道现在的研究是什么情况?

只考虑一种市场的均衡时

自由贸易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影响也是不同的。一个净进口国,开放以后国家的整体福利会变好,但是生产者变差了,消费者变好了,因为这个国家既然进口,它封闭时候的国内价格一定比世界价格高,所以开放以后消费者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国外的产品,而生产者不得不和国外的低价产品竞争。由于利益冲突,国家为保护某一方可能会限制自由贸易。

此外,对于小国来说,最优的关税量是0,因为税收带来了无谓损失,;对于大国来说,最优的关税则可以是一个正数。因为小国是世界价格的接受者,而大国不是,收税带来的收益有可能比减少的福利更大,从而可以弥补无谓损失。因此对于大国就有一个最优关税决定的tradeoff。

考虑到不同生产要素禀赋和不同要素密集度的产品时

自由贸易对不同要素密集的的产品,以及该要素的提供者影响也是不同的。这个主要有三个基本的定理:

1、要素价格均等化定理:如果一个国家某个要素特别多,所以价格特别便宜,另一个国家这个要素特别少,所以价格特别贵,那么贸易让第一个国家要素的价格变贵,第二个国家要素的价格变便宜。

2、斯托尔帕萨缪尔森定理:如果有个商品密集的使用某个要素,那么这个商品价格上升,这个要素的报酬会提高,而其他要素的报酬则会降低。

3、雷布金斯基定理:一种要素数量增加了,那么密集使用这个要素的产品的产量会提高,不密集使用的产品产量会降低。

可见这里面临着更大的利益冲突。我们刚才还发现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冲突,这里生产者之间也是有冲突的,要素的提供者也是有冲突的。

一个经常用的例子,是中国和美国。中国是劳动密集,美国是资本密集。所以资本密集型产品在中国很贵,劳动密集型产品在美国(相对)很贵,贸易使得中国人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可以卖到美国,所以中国的劳动者收益,但同时美国资本密集型产品可以卖到中国,所以中国的资本家受损。同理,贸易使得美国的资本家收益,劳动者受损。

考虑到中间品贸易,外包时,那么美国可以通过外包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例如做动画的,可以把一些工序外包给中国甚至朝鲜,那么美国做这部分的工人就失业啦。

考虑到企业生产率的差异,那么贸易虽然能够带来各种福利,但是却是一种创造性毁灭的过程,贸易使得企业生存(无论你是不是选择出口)的生产率门限提高了,淘汰了更多的企业。这种被淘汰的企业或者工人就会不满意。

如果加入禀赋和比较优势,那么有比较优势的部门企业生存的门限更高,无论有没有比较优势,两部门都有大规模的工作创造和工作毁灭,但是有比较优势的部门有工作的净创造,没有比较优势的部门有工作的净毁灭。资源从没有比较优势的部门流入有比较优势的部门,从被淘汰的企业流入在位的企业。

这里边有着更多的利益冲突。

考虑到自由贸易协定,这里有一个“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的关系。你们几个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那么你们关税低了,贸易提高了,这叫贸易创造。你以前和其他国家贸易,现在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而那个国家没签,你转而和签的国家贸易,不和原来那个国家贸易了,这就叫贸易转移。如果贸易转移效应比较高,那么自由贸易是减少福利的,因为你原来贸易的那个国家价格更低。所以自由贸易协定也不是一直都是好的。

总之,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贸易虽然能够带来总体福利的提高,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获益,一部分人受损。这部分人就会采取各种方式,例如投票、政治献金、游说等方式阻止贸易的自由化,而政策制定者如果给这部分人的利益赋予较大权重的话,自然也会倾向于贸易保护。这里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也有很多,不过我就一窍不通了。

最后补充一个。很多国家采取进口替代战略,来保护本国的幼稚产业。这里的逻辑就是生产具有规模经济,一开始打不过你们,是因为还没发展起来,发展起来了比你们抢。那么这时候保护贸易就是有好处的。同样的道理,应该阻止掠夺性倾销。

【YutingChen的回答(11票)】:

谢邀 @星日马

@改之理zcw@focout 二位大神已经说得很详细很易懂了~

我来补充一点吧

一个是异质企业模型。这个首推Melitz (2003)和 Melitz and Ottaviano (2008)的模型,总结起来就是,每个企业的生产力是不一样的。生产力高的企业获利高。当一国开放贸易时,因为别国的产品,企业进入了本国市场,导致了国内同一产品,同一产业的竞争力增大。从整个经济体来说,一些本来生产力不高的企业在贸易开放之后,就会被退出市场。而且,Melitz and Ottaviano (2008) 也预测了有pro-competitive effect,开放贸易后导致了价格降低,企业利润(从国内市场获得的)减少。consumer的real income变大。这部分生产力不高的企业会不欢迎全球化。

全球化带来收入差距。关于收入差距,Costinot and Vogel (2010) 用了技能-任务 匹配的理论,即技能越高的工人被匹配上的工作就越有技术含量。如果一个国家的高技术人才较低技术的多,当它对外开放时,出现两种情况:1. 如果对方也是一个高技术密集型国家,那么对于较高技术人才,收入差距加大的,但是对于低技术人才,收入差距缩小;2. 如果对方是低技术密集的,那么就反过来。

全球化也包括了FDI 有一些观点认为FDI流入会造成收入差距加大。不过这个依然有争议的。有一个是Figini and Gorge (2011)的观点,认为在发达国家,外资流入导致了不平等加剧。

还有一个是环境问题。最新的研究包括了污染天堂假说。另一面是说,外资的流入可能导致污染税的减少,对于公众的利益(效用)有损害。Cole et. al (2006), 沿用了保护待售 protection for sale 模型Grossman & Helpman (1994)。模型预测是,如果政府比较corrupt,那么污染税会随着外资的增加而减少。而对于公众来说,最好是污染税越高越好(效用越大)。

以上

参考文献

Figini, P. and Go¨rg, H. (2011), Doe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ffect Wage Inequality?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The World Economy, 34: 1455–1475. doi:10.1111/j.1467-9701.2011.01397.x

Costinot, A., Vogel, J., 2010. Matching and inequality in the world economy. Journal of PoliticalEconomy 118, 747–786.

Melitz, M. J., 2003. The impact of trade on intra-industry reallocations and aggregate industryproductivity. Econometrica 71, 1695–1725.

Melitz, M. J., Ottaviano, G. I. P., 2008. Market size, trade, and productivity. Review of EconomicStudies 75, 295–316.

【ZenanWang的回答(38票)】:

居然还没有人提Autor et al. 的The China Syndrome这篇文章。

经济学家一直以来都认为贸易造成的失业都是暂时的,地方产业会转型,人们可以通过搬家,或者更换工作重新开始新生活。但是Autor 等人惊讶的发现,在中国加入世贸十多年后,美国遭受冲击的地区依然没有缓过来。失业的人依然失业,并且待在原地。

这说明经济学家在推销全球贸易的好处时,过于乐观地低估了转型的成本与速度。而这种代价正逐步在各国政治生活中反应出来。

【陈大文的回答(1票)】:

谢邀。

国际贸易的不受待见主要是由于比较优势的存在。

如果一个国家在本国生产一种产品的机会成本(用其他产品来衡量)低于在其他国家生产该产品的机会成本的话,则这个国家在生产该种产品上就拥有比较优势。

一般来说,是认为国际贸易的受益方是发达国家,而受害国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通过经济全球化,寻找低廉的劳动力和租金,获得更低的成本以抢占海外市场。而发展中国家的幼稚产业面对这种供给冲击,无法实现规模经济。而且经济学界认为,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得到的益处少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受到的害处。

在此情况下,政府出于维护本土企业的目的,会限制一些国外企业。比如反倾销法,比如征高额的进口税,比如给国内企业额外的补助。以发展国内的幼稚企业,增加国内福利。

【图灵Don的回答(77票)】:

1、企业家特朗普:组合全球要素创造收益

如果你是美国企业家特朗普,要到中关村建家具厂,需要做些什么?

注册公司,找地兴建厂房,买木材加工机器,购买木材,还要招聘工人;这些事情办下来后,可以开始生产家具;生产之后,还要寻找销路……

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基本生产要素有:政府公共服务,土地,厂房,机器,技术,原材料,资金,劳动力。

企业家特朗普做的,是把这些要素组合起来,生产出人们需要的产品。

而且更重要的,这些要素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组合,依照的是成本最低收益最高原则。技术可能采用的是德国机床技术,原材料可能从东南亚进口,资金则从香港上市公司筹集,劳动力、土地厂房、政府服务当然是大陆提供。下图,全球航运路线分布:

企业家特朗普办的公司当然不会做亏本生意,且追求效益最大化。哪的原材料成本更低就从哪进口,哪的资金成本最低就到哪筹集,哪里劳动力最低就用哪的劳动力,哪消费力越强就到哪开拓市场。

2、微笑曲线:你不会把价值链所有位置都占了

很多人听说过微笑曲线,这个图很有解释力:

在制造业中,技术研发、品牌零售所占利润大头,而中间生产制造环节占利润极小。拿苹果来说,最多的利润都被苹果拿走,获取的利润占手机行业90%以上,富士康这样的角色只是血汗加工厂,利润微薄。

现在问题在于,你如果是苹果CEO库克,应该把这条价值链在空间上怎么摆放?全部摆放到美国行不行?

首先,这条“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品牌营销”价值链在全球分布,作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当然哪的成本最低收益最高就放到哪。苹果,也包括其他如耐克等大型跨国公司的技术研发、品牌营销都在美国,但美国劳动力在价值链上并不占优势。

美国工人平均工资多少呢?最低的都在2万美元左右,合人民币大约13万。中国富士康工人呢?我到贴吧实际看了看,月薪只有3000左右,每年不到4万元。

美国工人年薪低于2万美元可能就活不下去,但中国工人年薪低于0.5万美元他都肯干。这就是差别。

你要问中国工人为什么工资这么低都能活下去?原因是这样的:从贵州山区走出来到富士康打工的工人,在家种地,山区水土条件不适合耕种,每年收成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所以富士康两三千元对他来说,很不错了。美国工人则没有这种在山区做留守儿童的生活经历。

3、川普切合美国穷人诉求反全球化,但这条路走不通

这轮反全球化,川普扛大旗。而且川大帝很可能要付诸实施。

川普上台,其很大部分支持者被称为美国的“穷白阶层”,即生活在曾是美国制造业中心的锈带(东北部和中西部各州)、低收入、低学历的白人男性。这部分人如其中的底特律工人,上一代汽车制造繁荣,生活很好,但现在工作机会被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工人抢走。

工作机会被抢走、生活没有着落、心里很不满,作为弱势群体平时又没有机会发声,这次川普的竞选承诺如就业、关税、移民正好对了他们胃口。

但是,作为商人的川普应该明白,苹果这家公司把制造业放到国内,这不符合成本最低、效益最大原则。论劳动力成本,底特律工人能比得过郑州富士康?论吃苦耐劳、加班程度,底特律的工人能比得过郑州富士康?

就算库克被迫把制造厂放到国内,那好,苹果一台手机成本增加几十美元。三星、华为、OV、小米这些个个如狼似虎,立即抓住机会扩大竞争优势,尤其是iPhoneSE、5S、6这样的中端市场。

还有,苹果把制造厂放到美国,所有价值链都放到美国。但美国总人口才多少,智能手机都已进入饱和阶段,它不得不靠中国、靠其他国家提升销量。只想占尽好处不给别人好处,哪有这种事?

4、本质问题:你的竞争力在哪?

反全球化不止美国贫穷白人,还有欧洲、日本工人。这些人的工作都被中国、越南、印尼、印度等国家的工人抢走。心里有抱怨是正常的,但还没有大规模实施的案例。

真正反全球化,闭关锁国起来的也有,比如朝鲜。朝鲜人过得就好吗?不知道底特律失意的工人愿不愿意到朝鲜去体验生活。下图,朝鲜工人:

我说过很多次,科技的发展(也包括全球化)不是让所有人受益,而是造成权力体系的重构,利益重新分配。原本躺着赚钱的,生意一夜之间被别人抢走。汽车对马车司机,集装箱对码头工人,电商对线下零售商,都是如此。

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价值链,将取代原本高成本、低效率价值链。别问为什么,无论怎么反抗,怎么罢工,当年浩浩荡荡高成本低效率的马车司机、码头工人已经消失。

美国“穷白阶层”阶层同样如此,再怎么保护也不能阻止别国成本更低的工人,就算阻止了成本更低的工人,现在还有机器人。富士康都在机器代人了,我看有谁能救,怎么救。

所以最终结论:无论一个人也好,一家公司也好,根本上还是需要提升技能水平,在全球价值链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位置

  • 涉及理论:斯密看不见的手、李嘉图比较优势理论、价值链理论、波特竞争战略理论、跨国公司演进发展、技术经济分析

  • 对未来感到迷茫和无所适从?微信搜索未来知识图谱(ID:futureknowledge),回复“投资未来”获取《未来五年,这7个行业将爆发性增长》

【我的小名叫明明i的回答(3票)】:

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扩大了购买力,提高了生产力,各个市场融合度更高,满足人们各种需求,不同分工的生产者各尽其能blablabla一大堆。

但是有几个问题:

1.经济全球化了,竞争出现了而且更加激烈了,不仅要对付国内竞争对手,这次还要对付国外的竞争对手,有竞争就有输赢,输赢带来的结果就是经营不善或者竞争力弱的公司倒闭,而且胜利的一方通常伴随着跨国公司的垄断,地位越来越稳固,利益受损的人必然不高兴。

2.经济全球化,发达国家利用自己强大的资本能力,先进的技术,将国内一些落后的,高污染的,低技术的,劳动力密集的产业转移到相对落后的国家,这一方面是促进了落后国家的经济,提高了他们的就业等等,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环境问题不容忽视,自己的产业结构凝固化,创新能力不足,久而久之,对他们来说弊大于利,然后就要反对全球化。

3.经济全球化,各个国家经济依赖度更高,这意味着金融市场的波动更容易传导,牛逼的资本来无影去无踪,金融市场和制度健全的国家也许有抵御能力和防范措施,但是那些金融体系不发达的呢,那就gg了。

4.经济全球化更多的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从中收益,并由他们制定贸易规则,在市场上他们可以左右商品的价格,他们是大国,而落后的国家只能是商品价格的接受者,只能接受规则不能改变规则,规则对他们越来越不利,所以他们就反全球化。

5.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意味着进口更多,出口更多,进口是输入失业,出口是输出失业,进口的多了,那国内的厂商要么改进自己的技术提高自己竞争力,要么GG,所以这也有一部人反对全球化。

6.政治的对抗体现在国际贸易中也更加明显。有冲突了,一国提高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的强度,超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到头来,受损的还是因为政治对抗而遭殃的进出口商。

额,大学生一枚,暂时先想到这么多,肯定有思考不全面或者不对的地方,还望有人指正,么么哒~

【臧大为的回答(8票)】:

国际贸易的谎言和真相

============================

我们翻开《经济学原理》曼昆,里面这样描述国际贸易:国际贸易可以提高生产效率。

这样说是对的吗?

大多情况下,是否定的。

我们看看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之前美国的工作外包到中国,现在中国的成本上升,这些工作又外包到印度、越南这些地方。

这些跨国巨头不辞辛苦,把生产线从地球一边搬到另一边,真的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吗?

NO。一个印度工人拧螺丝不会比一个美国工人拧螺丝有更高的效率。

唯一的原因只有一个: 降低成本。

说白了,就是可以分配更少给工人。

那么,这种行为谁是受益者? 毫无疑问,是这些国际跨国巨头。

除此之外,不发达地区的工人和社会可以获得一点微薄的收入,这是最迷惑人的地方。如果你从局部看,不发达地区受益了,但是我们谈的是全球贸易,从全球角度看,工人的收入是减少了。

有人说:国际外包降低了成本,那么美国人可以买到更便宜的产品,所以美国人受益了。

我们下面捋捋这个问题。

(未完待续)

原文地址: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