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为什么周口店是世界遗产中国其他人类遗址就不是呢?

话题:

为什么周口店是世界遗产中国其他人类遗址就不是呢?

【linyi812的回答(46票)】:

简单来说,周口店足够重要,而中国其他古人类或旧石器考古遗址的国际重要性,相比之下大为逊色或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不申报或申报不批很正常。

纵向比较在中国国内来说,旧石器和古人类遗址、乃至史前遗址(即再加上新石器),在世遗工作中的地位相当低下。不止是已列入世遗名单的少,而且就连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2版,共45处)的也很少,仅有红山、良渚两个。换句话说,这完全不是国家名额限制(一年只能提交一项)的问题,而是说中国再上四五十个文化遗产的项目也轮不到旧石器遗址,正常情况下继周口店之后第二个中国旧石器世遗恐怕很多人这辈子也看不到。就算真的排队半世纪能等到,那时世界遗产招牌的含金量和现在也不可同日而语。

横向比较的话,大多数国内的古人类遗址成色还不够足,而且旧石器考古学在中国起步较晚、从业者偏少,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发现和研究工作不充分等后发劣势。随便举几例已成为世遗的遗址(或遗址群):南非的Strkfontein, Swartkrans, Kromdraai and Environs;埃塞俄比亚的Omo和Awash,以色列的 Mount Carmel;法国的Grotte Chauvet和Vézère Valley;西班牙的Altamira和Côa Valley;中国的周口店;印尼的Sangiran。这些遗址要么发现了众多具有重要演化地位的古人类化石(其中多数伴出丰富的文化遗物),或者有丰富的岩画等旧石器晚期艺术品,更重要的是多年工作的积累(其中大多始于20世纪上半叶)、学术史上的重要性和国际范围内的知名度,也基本上是古人类或人类进化领域的通论性著作都会提到的名字,符合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世遗标准。

以提问者举的蓝田和元谋为例说一下它们和周口店差在哪儿。蓝田公王岭和陈家窝都发现有直立人化石,而且公王岭是中国最早的古人类头盖骨化石,不可谓不重要,但是其数量远不如周口店(仅第一地点就有40多个个体的直立人化石),共存的遗物也不丰富(周口店约有10万件石制品),而且可惜的是直到最近才将其测年提前到163万年前(New dating of the Homo erectus cranium from Lantian (Gongwangling), China),如果这类成果出得早的话,以往对直立人向欧亚大陆扩散时间的推定会被完全推翻。元谋除了发现很多古猿化石以外,文化遗物很少,真正的古人类化石仅有2个牙齿和1块胫骨(?),材料本身很零碎、不能和公王岭相提并论,而且要命的是年代属早更新世还是中更新世都有争议,如果年代晚的话,类似规模的遗址其实在国内外很常见,很难说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价值。一句话,发现人类化石的遗址或地点并不罕见,难得的是人类化石的数量和质量(完整程度、演化地位、研究成果等),在我们认可蓝田或元谋重要性的前提下,应当坦率地承认不同遗址的重要性肯定是有差别的,并不是说如某些回答暗示,只要是中国的古人类遗址就和周口店是“同质”的。

周口店之后,从旧石器重要性、知名度和体量上有可能入选世遗的,包括泥河湾,水洞沟,或者百色、洛南等;从古人类化石的角度看则具有较大的偶然性,比如灵井、福岩洞、马鹿洞等等,发现人化石的数量再多十倍应该就可以了。

【小胖哥哥的回答(21票)】:

首先,周口店的影响远比一般人认为的要大得多,可以说,是周口店的发现才奠定了古人类学的发展壮大,早期的著名古人类学家比如安特生、步达生、德日进等等都曾在周口店工作过;亦是周口店的发现才侧面证明了爪哇人的存在,证明了人类的历史比圣经讲述的久远的多

其次,听郭旃老师讲过,在1987年我国首次申请世界遗产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周口店,但是教科文组织的专家很惊讶为什么周口店没有申请,同时建议周口店也一同申请世界遗产,这才有了1987年周口店进入世界遗产

【伍小花的回答(5票)】:

因为政府没有帮他申请?2000年凯恩斯决议以后,已有世遗的国家每年只能提交一项自然一项人文的世界遗产申请。

中国的预报名录已经有很长了,每年的申遗也是各地政府的政治博弈过程。其次为了兼顾全局,一般不会提交太同质的申请,比如福建土楼已经加入世遗了,那广东的围龙屋申遗希望就比较小。

【王尔闻的回答(1票)】:

现在每年只能提交一项自然遗产一项人文遗产的申请,就这中国还要面对其他一大票国家咆哮“你都这么多世界遗产了凭啥今年你还提交”……真心的,排队排不过来啊。

【轩zaza的回答(0票)】:

中国已经是世界遗产数量大国,(仅次于意大利)评审又清一色都是小国家,人家怕呀。这个不是按照面积来算的。按照国家来算的。想要增加数量,得先把我们的人打进UNESCO跟WH总部去。

原文地址: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