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为什么学历不值钱但学位房值钱?

话题:

为什么学历不值钱但学位房值钱?

【马前卒的回答(538票)】:

在中产阶级看来:

  • 1 学历不能遗传,学区房可以。
  • 2 持有学区房的成本很低,靠学历保持既有阶层还需要每天辛苦工作。
  • 3 靠学历向上,不确定性很大;靠学区房避免阶层跌落太狠,可行性很强。

总之,学历不一定能打开继续向上攀爬的阶级通道,一二线城市的学区房却在很大程度上(貌似)可以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即相对平民阶层取得不平等竞争优势。阶级跌落的恐惧比阶层上升的诱惑更能刺激白领掏钱。

然而,这三个假设全是错的,至少不会同时成立

对于第一个理由,遗产税早晚会来,比你的死期来的早。对第二个理由,房产税很快就到,比你孩子中学毕业、学区房可以转手还快。(总理都许诺七十年自动续期了)对第三个理由……本来就是行政部门依习惯指定的学区,从未有法律保证学区不变,也从未有政府承诺学校不搬迁,不调整。凭什么认定学区优势如同金字塔一样长久?

在很多更早进入工业社会的国家,房产税和地方学校的经费挂钩,学区房的相对稳定性是用更高的房产税率保证的,即低持有成本和阶层稳定性不可兼得。而学区房换来的教育优势之所以和白领工作挂钩,恰恰是因为有遗产税,否则到下一代人的时候上层社会的子弟就能垄断大多数体面工作。最后,能用钱买到好学校的门票,意味着家长很快就要在私立学校的高学费和公立学校的低水平之间作选择了。

现在的中国中产阶级,想占有资本主义社会转型期的全部好处,还一厢情愿地以为可以通过个人资产操作规避资本主义社会的成本,所以把资产操作的阶段性小伎俩看做人生准则,把学区房这种2005年后才逐渐形成的虚拟资产炒到了不寻常的高度。这种美好而不纯朴的愿望……就像那个1995年抢一车Bp机等出狱后享用的笑话一样有趣。

补充1:既然房产税和优秀教育资源可以重合,就是说学区房相对普通住房还是有一定溢价的,只是落实现在的价值,需要无房产税和优秀(公立)教育资源两个假设同时成立,到将来只能落实其一的时候,价格评估必然会下调。

补充2:有人说不等房产税来,我孩子就要上学了。我不是反对你买学区房,是建议你在买溢价超高的学区房之前评估一下成本——我孩子从学区房中获得的预期收益,是否大于学区房本身的溢价?如果我孩子上了学,学区房的溢价消失50%,转手需要亏损120万,我是否能接受这个成本?是否用这个钱上优质私立学校更好?简单的说,如果买学区房的溢价不能从下家身上获得回报,你还买不买?

补充3:一线城市核心地区的房价是完全非理性的,不仅短期价格和租售比无关,长期也可能成为经济波动时的优质避险工具,所以这些地方的学区房价格可能会长期非理性,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补充4:我刚刚卖掉廊坊的学区房,如果是一线城市的,我或许考虑不卖。

补充5:回复很多朋友说廊坊的学区房不算学区房,这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学区房贵——因为只有贵的学区房才是他们眼中的真-学区房。我这种无产阶级的眼界就要窄的多。

相关回答:

如何看待 2016 年 4 月 8 日起实行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

房产税会导致租房价格上涨吗? - 马前卒的回答 - 知乎

如何评价中国政府全面放开二孩? - 马前卒的回答 - 知乎

【FanFrancis的回答(538票)】:

以北京为例,统计上讲,合理的逻辑线索为:

(常识:任何罗列个案的事实和可能性,逻辑上都不相关)

学区房 -- 更好的小学 -- 更高进入类似人大附/四中等名校的机会 -- 压倒性高的进入最好高校的可能性 -- 统计上更高的起薪 -- 统计上更高的收入增长率

非学区房 -- 一般般的小学 -- 一般般的中学 -- 很低的名校录取率 -- 统计上更低的起薪 -- 统计上更低的收入增长率

(这才仅仅是说“学区房” vs “学历价值”的一个意义而已。“学区房”对应“更好小学”能给你带来的子女安全性,更低的变成小混混小太妹或童年被霸凌的可能性,以及其他没提到的考量,还有好多)

我不是搞类似社科研究的,手上没有一线数据去支持以上的“相关性”和“相关程度”,看客自行判断就好。但大致很确定的相关性和相关度有

学区房 -- 更好的小学:高度相关(估测0.9以上,有政策不确定性,最后会提到)

更好的小学 -- 中学名校:很相关(无法给出相关度估计)

中学名校 -- 大学名校:高度相关(例子:近年清北在录取新生,人大附+四中稳占三成以上;前11所高中全部在海淀和西城,稳占九成以上;海淀+西城全部中学占九成五以上)

大学名校 -- 统计上更高的起薪:高度相关(网上有太多统计数据了,懒得找了)

大学名校 -- 统计上更高的收入增长率:很相关(特别是在超越工薪阶层的可能性上,拼的都是圈子的资源

最终,这事儿就成了一个很简单的数学模型:

整个职业生涯中,各年薪酬现值加总的差异 * 相关度

vs

当下的学区房溢价

(真实该比较的,其实是学区房和非学区房在持有期间内的回报率差异,毕竟学区房转手一卖,赚更多。于是这里的“溢价”根本就不是个成本)

需要估计的变量有:

首先,将大学按照某种标准划分为两档:“好”和“一般” (不想撕逼,于是这里就不给出具体的划分标准了,自行判断吧)

A:“一般”大学或没上大学的应届生平均薪酬

A‘:“好”大学的应届生平均薪酬

B:“一般”大学或没上大学的毕业生生涯收入增长率

B’:“好”大学的生涯收入增长率

C:北京“学区房”平均售价(只需要看总价,不需要考虑单位面积价格)

C’:北京“非学区房”平均售价

R:折现率

T:生涯年数

ρ:综合相关度

此处只给出一套估算结果供参考,对应估计为:

A = 2500 * 12

A' = 5000 * 12

B = 7%

B‘ = 20%

R = 6%

T = 35年

ρ = 0.4

计算结果:

“好”大学毕业生生涯收入折现:3446万

“一般”大学或没上大学生涯收入折现:124万

相差:3322万

乘以ρ得:1329万

即:只要北京的“学区房”相比“非学区房”,总价没有贵出1300万,那么购买学区房就是合理的。

当然,这一计算对不同变量的敏感度比较高,不同人对不同的变量,也会有完全不同的估计。此处并非为了给出具体结论,而只是为了给出一个计算逻辑。这些变量估计中,T是大体确定的,A,A‘,以及B’,是很容易找到数据支持的,但R,B,ρ这三个变量的确定度并不高。如果换一套估计,尽量向着“一般”大学倾斜,R = 7%,B = 10%,ρ = 0.2,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500万人民币。更激进些,R = 7%,B = 10%,ρ = 0.2,但把B‘拉低到15%,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150万人民币。

总之,不同的估计,会带来完全不同的判断。这里只是为了陈述一个计算逻辑。

---------------------------------------------------------------------------

无奈的必要补充说明(可跳过):

知乎可能就是这样,哪怕是你反复强调过的事情,也会有人跳出来抬杠。我反复强调了这只是个“计算逻辑”,而不同的估计,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且敏感度较高,于是反复强调“并非为了给出具体结论”,但依然会有。。。友善度。。。跳出来犯傻。

好吧,就算退一步说,B‘就按20%估计了,会如何?意味着今天月薪5000块的人,25年之后的月薪会是40万,看着很吓人是不是?这里姑且给出一个真实例子,一个历史片断,一个常识,以及一个解释。

真实例子:我母亲25年前的月薪大约是400块钱,而她现在差不多25k-30k,折算年增长率18%-19%;而25年前,400的工资是个普遍水准,而今天,依然有很多人的月收入在2000块钱的水准,折算年增长率6%-7%。听着还吓人不?

历史片断:我朝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早期,流行过一个专有名词,用以形容当年的土豪。这个词叫做:万元户。年收入过万或者总资产过万都算。你跟那时候的一般老百姓说,20多年之后,一个好大学刚毕业的20出头的本科生,每月“弄弄电脑”就能稳拿2-3万人民币,鬼才会信你。

常识:完全不同规模的资金量,“收益率”不可比。1块钱可能能很快翻100倍,但上千亿美元的资产常年增长20%,自然就是奇迹了。于是类似大奖章的成长率,堪称神迹了。但“神迹”的增长率低于“一块钱”的增长率,实在是太正常了。

解释:按照之前提到的“某种标准”,将学历划分为“好”和“一般”,1000个人里面,“好”的可能有10个,“一般”的可能有990个。而“好”的里面出“超越工薪阶层”人物的可能性,要比“一般”的里面高得多。可能“好”的那10个人里面,就能出1-2个富豪;而“一般”的那990个里面,可能也就出2-3个富豪。而之前特意用的“生涯收入增长率”这个词来定义B和B’,而不是用“生涯工资增长率”,就是因为这“收入”,自然已经把对应人群所有类型的收入,工资、薪金、资本利得等等,都包括进去一起折算了。一个“好”的学历,对应的不仅仅是工资的更高增长,而更重要的是,相比对照人群,你“超越工薪阶层”,进入“富豪阶层”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得多。

无奈的补充完毕(跳过完毕)

---------------------------------------------------------------------------

其中最重要的三个变量估计,即对B,B’和ρ的估计。

很多人错把A和A’的当期差异,当成了学历的价值差异。

但事实是,B和B‘的差异,造成的最终生涯收入现值的巨大差异,才是我们所说的,所谓,

学历的价值

而这个价值按照逻辑相关性,传递回房价,才导致了所谓,

学区房的溢价

当然了,以上的计算,自然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上的:整条逻辑链条将来不会断裂。如,学区房和中小学之间的相关性,是否会因政策有根本性调整。再比如,高中的录取标准,大学的录取标准,等等。这涉及到每个人对政策的不同预期,见仁见智,并没有定数。

对这个事儿,我个人并不做任何政策预测。我只相信一件事:对任何稀缺资源,都会有某种强烈的价格机制去平衡。对这类天然的价格机制,政府可以去靠强力破坏一条机制,但只要资源依然稀缺,它必定会以另一种“机制”去体现出来。而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最“公平”的机制,恐怕也就是明码标价了。

期待突然有一天,你住在the middle of nowhere,孩子也能顺利进入中关村二小,就像是期待突然有一天,全国统一试卷和分数线一样,幻想很丰满,现实超骨感

全文逻辑也适用于其他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大城市,也适用于目前的户口制度。

其实也适用于美国(笑

--------------------------------------------------

最后呢,我个人其实很认可高票答案中陈述的事实,好比说,“中产阶级基本上除了学历一无所有”,所以有恐慌,甚至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类似的对中国中产阶级的描述,是准确的。甚至类似对中产阶级的描述,是全球普适的。但是,我们在讨论任何问题,思考任何问题时,都要避免自己陷入如下的两个思维模式:

1,既然喝不到粥,何不食肉糜?

2,既然肉糜吃得不踏实,何不放弃治疗,安心喝粥?

好比说“除了学历外一无所有”的中产阶级,既然学历在贬值,何不直接当土豪?或者,既然靠学历寻求上升通道充满风险和困难,何不直接放弃治疗,安心当无产屁民? -- 荒谬否?

而对类似言论的认同感,稍微揭开表面,其实也很透亮,可能性不外乎是:

1,“我”面对北上的房价,看着自己的一手烂牌,必然是无产阶级了。既然如此,这群出身与自己相似,但事业和财富成就走在自己前面的人,最好能有什么机制,打破他们的希望,让他们掉落回“我”的阶级来,oh yeah!

2,“我”面对北上的房价,看着自己的一手烂牌,估计靠自己是没希望了。政府要是革了这群与“我”出身类似但走在前面的人的命就好了,说不定我啥也不用干,孩子也能上很好的学校/自己也能有上升通道/自己能自动烂牌变好牌了。

或许,心理安慰也是刚需?

但希望每一个寻求心理安慰的人,内心深处,还是能清楚地明白,“我”到底属于哪群人,寻求的到底又是什么。嘲笑那些与自己出身类似,但逐渐积累好牌,努力寻求突破的人,并不会让自己的牌变得更好。而这些积累好牌的人,如果真的因某种原因“掉落”下来,那么你自己只可能更惨。除非,你现在已经惨到家了。

【弗兰克扬的回答(101票)】:

我只能说我们生化专业的学生早就意识到这个事实了,至于其他专业的清北985的学生现在才发现学历不如学区房值钱的事实,只能说,你们的待遇还不错嘛!至少相对于三年前的北京房价来说,你们的收入一度还让你们拥有可以在北京买房扎根的幻觉,而我们生化专业的待遇别说买房了,本科生如果干专业相关的工作,工资3000块,在北京活下去都成问题。

于是大多数人把锅让专业背,这也对也不对,因为在一线城市活不下去的原因也不全是学了不好就业的专业的原因,但也找不到别的比专业更明显的原因了,因为毕竟十年前学建筑土木的,五六年前学计算机的毕业后都很快买房了。

直到北京房价这两年猛涨到所有家里没积蓄的清北985的学生都买不起房了,这些生化专业的甩锅青年才猛然发现,咦?好像哪里不对!

不对的地方就是二三十年前毕业的成功人士的奋斗经验让我们这代年轻人误以为学历是和一份可以实现扎根大城市的工作是挂钩的。而那个现象只是三十年前百废待兴局面下的特殊产物,而新常态下,学历和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情况一样,只是一个附加属性罢了,也就是说,在你占稳了坑的前提下,你如果有一个985以上的学历,那当然是极好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坑,而且没有可以帮你占到坑的资源,那么清北的学历就没啥用了,因为它无法帮你占到坑。

所谓附加属性就是说学历只是机器的一个配件,在你有主机这个大件的前提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同样是清华的配件,一个保时捷的主机,一个捷达王的主机,当然跑出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了。

这就像,虽然耶鲁是美国总统的摇篮,但是你读了耶鲁法律专业不一定能当上总统,因为耶鲁是总统的摇篮这一事实更多的是因为总统家族都偏爱选择耶鲁的结果罢了。同样的,高层开会被称为清华校友会,这也是权贵们选择了清华的结果,而不是清华培养了权贵。所以,同样是清华,你只能跟着喊喊校友,而不能去开会了。

因此,这样看原因就很明显了,学区房是一个变现能力和保值能力都非常好的超优质资产,而学历只是一个附加属性的商品,他的作用的发挥过多依赖于使用者的身份,所以学区房才能成为一视同仁的硬通货,而学历却既存在专业歧视又存在身份歧视,以至于许多人觉得清华学历并不值钱。

这么看学历就有点像A股全面放开注册情况下的壳资源,而学区房是以前和现在收紧IPO情况下的壳资源。一个是硬通货,一个是工具。

【六翼天使的回答(6504票)】:

因为中产阶级的集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鉴于评论区一些典型评论,事先声明一下:

1,连递条子让子女入学都搞不定的,就别跳出来自称权贵了,丢不起那人。老老实实买学区房去吧;

2,买不起所在城市学区房的,也别自称中产了。刚刚摆脱温饱没两天就觉得自己是中产,太心急了吧;

3,读书无用论,这话你要看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文盲和博士嘴里的读书无用论意思区别大了。毕竟太监和刘强东都说对美女毫无感觉。

下面开始讲讲中产阶级与学区房的爱恨情仇:

什么人需要学区房?权贵肯定不需要,权贵的一张条子甚至不要条子就可以进入任何期望的学校。土豪肯定也不需要,高端私立、国际学校认人认钱不认房。至于广大底层民众,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学区房和他们没关系。

所以,中产阶级才是学区房的脑残粉。中产阶级们精于算计,个个都是投资大师。在他们看来,学区房是一笔怎么看怎么划算的买卖:眼下咬咬牙搞定一套学区房,不光小孩上学问题解决,还省去了一大笔付给民办或者国际学校的有去无回的学费支出。同时杜绝了下一代接触下层阶级的可能(城市穷人和外来民工好可怕啊,眼不见为净),等小孩毕业后再转手卖出还可以赚上一大笔。赚爆了有没有!!

其实,中国真正意义的中产阶级不超过20年的历史。尤其是当前中产阶级的主力人口70/80后,其童年大多物质匮乏,靠着读书拿学历一路打怪升级成为中产阶级后,对于来之不易的这一切充满了不安全感,阶层滑坡的恐惧深入骨髓。

学历贬值是对中产阶级的精确打击。中产阶级大多是白领工人,别管毕业多少年,简历多吓人,还是靠出卖脑浆为生。除了学历,他们一无所有。学历贬值加大了中产阶级对于阶层滑坡的恐惧。在这种恐惧下,中产阶级们更需要有一样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东西。

前面说了,中产阶级基本上除了学历一无所有,而他们的经历同时告诉他们知识改变命运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尽管学历在贬值,但是在他们的想象力中,他们想象不出自己的下一代除了读书还有什么路能走。所以,他们必须更紧紧地拥抱学区房。

学历越贬值,中产阶级越焦虑。中产阶级越焦虑,就越把全部的身家去买房子。房价越高,学历的相对价值就越低,中产阶级就越焦虑。这就是中产阶级们的集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你问我这是谁的错?开什么玩笑,我说这么多,哪一句在和你讨论对错了。

你问我怎样才能不焦虑?你真幽默,咋不上天呢。

你问我学区房还到底能不能买?爱买不买,关我p事

活该

【相信凯撒的回答(751票)】:

谢邀。答:是因为阶层雪坡变长了!

昨天凯撒的朋友圈被禅师谈学区房刷屏了:

一对北大清华毕业的年轻父母问禅师,买不起学区房,怎么办?

禅师:如果北大清华毕业都买不起房,还买学区房做啥。。。

禅师好有智慧,故事好有戏剧感,学区房的悖论好像被揭示了呢?乍一想是啊,买学区房不就是为了考名校么?可是考上了名校中的战斗机——清华北大,还买不起房,那还买学区房干啥?这个段子调笑了学区房,也戏耍了我们一直嫉妒的清华北大学霸,两个一起取笑,屌丝们别提多爽了!

可是爽过之后,又有苦涩,苦涩之后是不是咂么出什么滋味来呢?

凯撒年纪大了之后,明白一个比较质朴的道理,一切的悖论在更高的层级上都能得到统一,也就是说本质上是一回事。学区房的天价,和读了清华北大还买不起学区房,本质上是一回事:

阶层雪坡变长了!

长到终一个人一生也无法爬到顶端。未来还可能,终一个人一生,也不过就能爬个一级半级,在整个漫长的阶层雪坡上来看,是无不足道的。无法再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在改革开放前,中国也是阶层社会,工人和农民,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大城市的户口还是小城市的户口,决定了你的收入、福利、婚配、上学、社会地位,也是足够惊人的。一个农民想要娶一个城里人,特别是国企身份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阶层壁垒森严是森严,但阶层的雪坡并不长,大家的差别建立在脆弱的身份基础上,经济上的差别更小。那如何爬雪坡?读书考大学就是爬雪坡时留下的脚印。脚印多了大家就理所当然把它当成了公理:读大学可以爬到雪坡坡顶!

当时也确实是成立的,毕竟在大学生极度稀缺的时代,读了大学可以变成干部身份,可以分配到国企,摆脱农业户口,确实是一步登天了。

可是随着改革开放进入后半程,经济发展催生了大量的富裕阶层,而且富裕的程度与日俱增,雪坡被大大的拉长了。这里面说富裕可能不准确,因为金钱、权利和声望是可以互相置换和弥补的,就广义的统一到一起吧。简单说来,阶层雪坡变长,不是因为你变穷了,是别人变富的太厉害了。

任何高阶层的人都天然地想要保持自己的地位,那么目前在中国不过是几条路,创办企业、购置资产,以及教育。为了维持地位,每一项大家都在大把的砸钱。特别是风险较小的购置资产和教育。于是房价越来越高,教育还越来越贵呢。

你觉得房价太高了,怎么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可是一线城市的房产确实不是给一般人负担的起的,是由最富裕的阶层的人数和购买力决定的。

你觉得学历也不值钱了。对不起,是你的学历不值钱了。想靠学历一招鲜改变命运逆袭到顶的机会没有了。对于富裕阶层来讲,教育也是购买来的产品,只是为自己下一代保持阶层再增加一道砝码而已。而因为是富裕阶层的消费品,于是天价学区房、天价私立学校、甚至天价幼儿园都层出不穷。

你眼中以为的读书考大学实现阶层逆袭的道路,其实是当年爬雪坡时留下的印迹,时过境迁,印迹就是印迹,还真把他当成康庄大道一定能走通,走不通就对不起你了?!

你的进阶之路只有一条,人家可能却在山的另外几头通过房产、创业、精英教育等多条路高歌猛进猛进的爬阶层。所以,你的学历可能不那么值钱了。其实,它还是值很多钱的,只是没有你想象的,没有原来的社会值得那么多。因为真正到了社会的竞争平台上,你会发现你只有学历以及学历代表的知识和智商在竞争,人家是带着金钱、家族人脉、多年富裕造就的气质、视野,甚至抗风险能力在和你竞争,你是大概率竞争不过的。不是说教育不管用,是教育不再一招鲜,这才是一个成熟社会的常态,只是我们之前一直处于一个大变革时代,对这种常态还不习惯。

这事儿和凯撒有啥关呢,凯撒又看不上学区房?这里想说的是对房地产置业的一点启示:

如今想进军一线城市,雪坡也变长了。没有什么家底,收入也不是逆天的高的人,买房的起点已经无法从一线城市直接起步,现在一线城市动则两三百万的首付已经不是首置的刚需能负担的起的了。

禅师谈学区房新解:学历不如学区房值钱?是阶层雪坡变长了

凯撒记得5年前,上海刚需置业还在南翔,大家都觉得南翔远,口口声声“买完房回上海”。

4年前,上海刚需置业跑到了泗泾,大家还是觉得鸟不拉屎。

3年前,上海刚需置业跑到了南桥,2年前上海刚需置业跑到了滴水湖。

1年前是昆山和花桥,竟然已经出了上海了。现在呢?可能是嘉兴和太仓。

未来买房爬雪坡可能是这样的,你先买一个嘉兴、太仓的房子,然后努力再赚钱,加上慢慢还房贷,加上房子本身的增值,然后置换加杠杆换到昆山和花桥。然后再往复一遍这个过程,置换进上海到了泗泾南桥,然后再置换进中环外环,然后再……这个就不然后了,也许你的生命没有那么长。或者是经由强二线城市来置换。一步一挪不是说人生多艰,而是买房的雪坡也变长了。

最后回到这个段子,段子也可以有另外一种表达,它可能是句反鸡汤文:

努力也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舒服!

大家近些年为何反对鸡汤?因为鸡汤不管用了。

不,连鸡血可能都不管用了。

不过凯撒是比较有平常心的:

努力就好,每天比过去前进一点点也是幸福。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习惯就好。

【AaronLiu的回答(12票)】:

现在在在国内有这么一批人,可以叫“中产”,也可以叫“小资”,或者还可以叫“白领”?这群人的共同的包括:文化程度较高;大多毕业于名校;收入不错;工作在一线城市或者很发达的二线城市;往往就业于新兴的高技术行业。他们希望这个国家可以越快越好的完成阶层分化,使各个阶层之间的流动变得极其困难接近停止;并且笃定的认为自己会落到最高的那个阶层中去。这样,他们就可以快速的占有绝大多数的社会优质资源,并且是单独享有,未来不会再有人跟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争。

其实吧,为自己的后代着想是生物的共同特征,他们希望自己这一代的努力就可以让后代躺着也能舒舒服服的过,这也没啥不应该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嘛。

可是,他们真的想多了。别说这个国家不会那么快的完成阶层分化,就算是完成了,他们到底落到哪个阶层去还不好说呢。

提到学区房这件事,我在北京工作,我想买一套北京四中附近的房子,让我的儿子孙子重孙子都能轻轻松松的上北京四中,然后轻轻松松的上清华北大,然后轻轻松松的进微软谷歌,然后轻轻松松的过一辈子。可是,谁能保证呢?要实现我的目的,得有几个条件:买了这所房子就能上北京四中;北京四中的教育质量就是好;上了北京四中就是能更容易上清北。这几条可是没有写进购房合同啊,没有任何人给我保证啊。入学政策一直在改,学校水平不可能一成不变,高考政策更是没谱;说白了,我就是掏上千万的血汗钱在赌而已。

【疯坦克的回答(1票)】:

学区房带来的不仅仅是个学历。

同时带来的是

同样热衷于后代教育的家长圈子

以热爱学习为主的成长环境

更多优质的课外教育机构

由于以上两种特质带来的更好的治安和更有意思的社交

孩子未来的潜在人脉关系

房产本身更加保值和易于出手变现

最关键的是,这个算法有问题。

学区房的学区价值 = 学区房价 - 同级别地段非学区房价

北京的学区房,它首先是北京的一套房,在此基础上贵出来的,才是学区产生的价格成本。

原文地址:知乎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