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外的顶尖科研小组是如何决定研究方向的?在选择时是否会刻意避开已经获得诺奖的方向?

话题:

国内外的顶尖科研小组是如何决定研究方向的?在选择时是否会刻意避开已经获得诺奖的方向?

【无口的回答(104票)】:

谢邀。

我的回答纯粹是个人理解,如果大家有异议,请轻轻拍砖。

我博士和博士后阶段的培训都是在英国某知名的研究课题组内完成的(不知道符不符合楼主所说的‘国际顶尖科研小组’);老板也还算有一些影响力,是行业内Top Journal的主编。

老板的选题,一般可以一分为二的看:一部分是money-oriented;另一部分是 problem-oriented.

1. Money-oriented

现在的学术界和20-30年前不太一样,竞争是异常激烈。就算是在有名的教授也需要每年撰写Funding proposal,到国家科学基金池里面拿到经费资助;这样才能开展自己感兴趣的研究。说到Grant Application,每个国家的基金评审都有自己的侧重:比如中国,可能是对基础制造业的方向看中,因而每年有大量的经费投入到了一些很高大上的制造业科研(如3D打印,激光加工);再如英国,EPSRC(国家物理工程科学基金)希望提高本国在前言理论科学的影响力,因而将大量研究经费拨给了一些具有诺奖潜力的研究方向(或者已获诺奖的),如Graphene, Energy Materials, Carbon Reduction Technologies。老师们为了能从这些经费中分到一杯羹,大部分会把自己的研究方向往这方面靠;因为这毕竟是科研主流,从业人口更多,获取funding难度要偏小。

我老师的主要课题方向便从前几年的Semiconducting materials慢慢转向了thermoelectric materials的研究;因为后者的研究主题更符合现今的英国科研主流。好笑的,在我老师转型之后,大部分英国的兄弟课题组也纷纷放弃以前的研究方向,将他们的精力也逐渐集中到了这一块。可见Money和宏观政策对于科学家的选题的影响。

2. Problem-oriented

除了money,科学家们一般也是Problem-driven的。在英国的成熟工业(如电力,钢铁,汽车,航空,铁路等)内,依然存在一些国际性的技术难题。我现在的课题便是研究高压电场环境下,绝缘体内局部放电对于绝缘材料的寿命的影响以及机理。这些问题是存在于工业就10好几年,但是又迟迟得不到解决的。

一些小众的科学家也与这些行业的领头企业进行深度的合作,利用自己的技术和理论优势,帮企业去理解,消化和解决这些难题。比如剑桥大学的超合金组就长期也罗斯罗伊斯公司合作,研究新型的高温合金,用于aerospace turbine application。

不过,这些科学家,也是在企业和学术间求得一个生存空间,去获得企业的赞助(往往来说,企业对于funding的发放都要慷慨一些,比如2012年,英国的诺丁汉大学就获得了从康明斯公司的990W英镑的资助,建立了康明斯技术中心)。所以,我认为,Problem-oriented只是变相的money-oriented。

所以,回到一句话,选题还是为了Funding。没有人能真正选择自己所谓的‘感兴趣’的课题。我还对宇宙学,神学感兴趣呢。可是不能做呀:1. 没funding;2. 有funding我也不是学这个的呀,所以做不了。因而科学家选题,还是要结合市场,并结合自己的专长,学则一个合适的课题,以达到最大的产出,解决最多的问题即可。

【成楚旸的回答(29票)】:

一部分研究生、一部分博后可以先搞当下的热门方向,带来funding,带动和帮助其他研究生、其他的博后,去做拿不到funding但是老板感兴趣的方向,最终把一种纸变成另一种纸。 ——小平同志

【方辰的回答(3票)】:

谢邀。

我自己的专业是凝聚态物理,其它专业一概不知。以下一些是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观察到的相关事实,加上我自己的一些猜测。

首先是事实。的确很多组的工作都不是在已经颁发了诺贝尔奖的小领域中。比方说,在石墨烯领域(2010物理奖)工作的人比拓扑绝缘体领域工作的人少很多。也有一些小领域,虽然早就颁过奖,但是依然受重视。比方说在普林斯顿物理系的理论组,都长期关注分数量子霍尔效应(1998物理奖)的相关研究,而在几乎所有地方,高温超导(1987物理奖)的相关工作都会引起兴趣。

接下来的问题是,避开诺奖领域的原因,是为了把精力集中在突破有可能在将来斩获诺奖的领域吗?以下仅仅是我的猜测。我认为不是,我觉得起码其中大多数人是处于兴趣来选择自己的研究领域的:研究没有兴趣的问题,是不会有足够的动力的,从而也做不到他们这样的高度。大奖往往不会吸引人们做出更优秀的工作,而仅仅是让他们在某个领域中更努力地抢功,对该领域的总体贡献是负数。

【林舟的回答(4票)】:

谢邀,感觉并不会。因为顶尖科研机构也不是人人都有得诺贝尔奖的雄心壮志以及……运气的。大部分科学家主要还是把自身的兴趣,自身的专长,和能否申请到经费这三个相结合。私以为这也很不容易了。

【吴升的回答(2票)】:

个人感受。

科研是有热点的,和热点沾边的纸比不沾边的好发几个量级。

热点是会变的,每过几年就有新热点。

大牛创造热点,一般课题组跟随热点。等人人都知道热点是啥的时候,坑已经被填的差不多了。

诺贝尔奖是发给几十年前的热点的。so....

【路人乙小明的回答(1票)】:

唉?

话说我也没在顶尖科研机构混过唉。老板大人,表打我

不过还是谢邀

既然来了就说一下我知道的吧,关于选题的那些事情

博士老板做某癌研究的,为什么做某癌?因为他出国深造时候学的就是这个,回国开展微创手术也做的早,病例上面有优势,有病例就有手术标本,有标本就已经比大多数研究团队有优势了

所以当然做这个方向

那某癌这个题目还是很大,得找一个目标去做。你总不能再去找p53 brca之类的去做吧。这个地方涉及第二个问题了,会不会回避已经得诺奖的东西。一般而言一个东西得了诺奖那一定是被很多人用过,用到烂到已经刚入行的小师弟都知道这么个东西了。这种东西,如果真和研究方向有关,估计文章都已经有了,你还研究什么(・・?)

所以要找前人没找到的东西去研究。这个找的办法有很多,组学是一种,当然不便宜。然后就去看看这个东西功能是什么,机制是什么,分子通路能不能捋顺了打通了。

然后这还只是体外,动物呢,临床呢

组里也有人私下说干细胞好啊,热啊,干嘛不搞搞?我就是对干细胞感兴趣,我就想研究干细胞。但是团队还没做到那,所以你还是好好收标本吧

倒是很多科研公司,很喜欢做mirna

【罗望熙的回答(1票)】:

已经拿了诺奖的领域其实也并不意味着这个领域已经再也没有金矿可以挖掘,超分辨荧光显微成像的诺贝尔奖去年发给了Stefan W. Hell, Eric Betzig 和 W.E. Moerner. 同样在这一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并不只是他们三位,其他人中也包括华裔科学家庄小威,谢晓亮等人,而这些人依然奋斗在探索求知的路上。

科学的首要任务,是探索未知,完善现有的知识体系,而诺贝尔奖只是给那些探路先锋的。得不得诺奖,实力当然是必不可少,运气也非常重要。作为顶尖的实验室,在选定研究方向的时候一定会选择比较困难充满挑战的研究方向。施一公实验室为什么能屡屡发表重要成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选择的蛋白结晶的方法非常难以实现。在实验室累积的经验基础之上,让自己的优势和其他同行越拉越大,这样才能保证在该领域内成为领跑者。

除此之外,实验室选定研究方向还是要结合实验室的背景,能够发挥自己的优势才能在科研竞争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诺奖已经发了上百年,绝大部分的领域都有覆盖,而这些已经发表过诺奖的领域也依然有人在研究新的问题。科研的方向指引还是依靠现有理论架构的问题来实现的,在研究不断深入的过程中,诺奖的机会在不同领域中还是均衡的。

【FanghaoYang的回答(5票)】:

看你是搞科学还是工程,这两个玩法完全不一样。

搞科学的,总来说有两个style,科学包工头的style就是紧跟热点,别人吃肉,他喝汤,但是这种包工头地下的民工很多,加上鞭子挥舞的狠,也有很多汤喝,就是说文章也可以很多。另外就是科学大牛style,一般这种人思维都是比较跳跃的,下面会有很多炮灰博士后,按着他的想法去尝试,成功的就是NATURE/SCIENCE,不成功的是大多数,一篇文章也搞不出来,还不如做民工。

工程方面基本上就是money talk,钱在哪里,就做什么,大部分工程系PI就是紧跟几个大金主的动向,比如DARPA啥的,只有少数巨牛可以影响DARPA高层的决策,他们的眼光和思想决定了下一个decade的工程技术科研动向。

【哈维的回答(1票)】:

有些小组不仅不避开诺奖的方向,还会沿着诺奖的方向,努力更进一步。七月份的时候,叶军教授来交大物理系有一个类似于茶话会的交流活动。当时叶军教授在谈到自己现在的研究的时候表示,原子钟这个项目之前拿到过诺奖(应该是89年的诺奖),但拉姆齐组用的是一个原子,而他们现在想要超越拉姆齐的精度,于是想到去一次测更多的原子(1000个),这样就可以更准确。但是这1000个会有相互作用,这让实验变得很困难,但同时如果能够成功的克服这一点,那么就可以获得更加准确的原子钟。叶军教授表示,经过努力,他们组已经成功的把原子钟的精度提高了几百倍,而且还有希望提高的更多。我想,这个例子应该可以说明,一部分顶尖的小组在选择方向的时候,不仅不会避开诺奖的方向,还会选择一个相似的,然后去做到超越。。。

【Ailaogong的回答(3票)】:

谢邀

博士阶段:有机会到美国某知名课题组干过两年,老板是世界前十名的榜单科学家。做的研究方向不可能拿诺奖,但是,我们是在弄明白一些最基础的科学问题。收益非浅。

博后阶段:老板实力和之前的差不大多。相关研究方向已获诺奖,依旧在传统研究领域发现新方向,新性质。

见过几个拿诺奖的大牛而已。

我想表达的,真正能拿诺奖的科学家靠的是兴趣,努力以及天分,绝不是功利的思维。以至于可能他们自己从没想过未来有可能会得奖。

【毛OX与天合的回答(0票)】:

科研最重要的是兴趣、兴趣、兴趣!只有专注于科研人员的兴趣才有可能出成果,而一味地计划,是不可以出好结果的!

【骆梓骞的回答(3票)】:

谢邀。

选题选方向的根据首先肯定是基础,组里带头的人和骨干都是做什么出身的,自己硕士博士那五六年都干的什么,然后往这个大方向上走。总不可能看石墨烯很热,你一个做海洋研究的也硬要往上凑吧。积累了足够多,那么自然你就会在专长的领域里看到合适的方向。

具体的细分方向,则有两个可选的路径,一个是科学,一个是技术。我们浙大工研院赵院长昨天在苏州给我们做了个讲座,里面提到有一点挺有趣。国人总是说科技科技,好像科学和技术是没区别的,但英语里这是俩词,science and technology。科学家做研究,首先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对这个世界本源的好奇,对万事万物运行规则的好奇,所以很多企业家觉得科学家好的研究好像没什么卵用?这是很自然的,因为科学本质是求知而非求财。技术则不一样,一切以实际应用为向导,市场需求什么就做什么。

最后,谁说要躲着诺奖的方向选?搞科学研究的,越是那个方向越要迎头而上。科学的发展路径说白了就是不断推翻旧理论的道路,牛顿经典力学体系推翻神学的世界观,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又推翻经典力学,不断从仿佛已经是常识的理论体系里找bug,我们才能不断地走近世界的真实。

【Mason的回答(3票)】:

就说我们学校一个例子吧~

当年杂交瘤技术轰动世界之后,我们学院的一个院士(当时他还不是院士哈)就受到启发,沿着这条路运用这个技术开始钻,然后就研制出了 我国第一组抗人血小板膜糖蛋白单克隆抗体,然后一鼓作气一系列单克隆抗体全搞出来了,当然这个团队也就获得了业内的极大认可~

说这么其实就是想表达,什么热门去研究什么其实真的是对的,尤其是得了诺奖的这些研究方向!既然他得了诺奖,说明他极有可能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亦或者是这个技术是革命的第一步,背后的巨大研究价值简直了!因为国内科研选题其实真是扎堆的-_-#

我答的不好,sorry啦

【韩邦先的回答(3票)】:

谢谢邀请。

以我所在的数学领域而言,不仅不会避开产生菲尔兹奖的领域,反而会向这些方向集中。比如说跟数论、代数几何相关的几个问题,以及近年来由于评委的喜好而变得热门的组合数学、概率方向都是研究的热门。而且越是出色的年轻学者,越是会选择这些最热门的领域进行钻研。

要知道,在科研领域,尤其是像纯数学这种不需要多少科研经费、不需要什么科研设备、更不需要大批科研民工的领域,经验和知识技能的传承就显得极其重要。一般来说,贸然选择一个非主流的方向、或者去尝试开辟一个新方向,只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大家可以从数学家族谱计划(The Mathematics Genealogy Project)这个网站看到,向上推几代之后,几乎所有的有名望的数学家都能够找到共同的学术祖先。虽然数学家很多,但是能进行学术繁殖的数学家其实是很少的.在学术圈赢者通吃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而且所谓的赢者并不一定就是最聪明最厉害的,但是他们却是唯一可以产生学术后代的人群。 而且也已经出现了,师傅徒弟一起拿菲尔兹奖,师兄弟一起拿奖的先例。当然,他们所从事的方向也极其相似。

再说一个原因。因为在数学研究领域,成果的好与不好其实很难用一个简单的标准进行量化。在大多数情况下,能不能得奖完全取决于那几个评委的口味以及学术圈同样存在的政治斗争。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那些在主流领域工作尤其是在已经得奖的赢家的领域进行工作的人,才最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学术领袖。

当然,不仅仅是在学术圈,在人生中这种情况也一样存在,甚至更加得残忍。

【何森北的回答(2票)】:

谢邀。

就我周围的经验来说,并不太会。科研是有传承的,除了个别天才自创一派以外,大部分都是跟导师做导师的那一套。由于当代科研极度细分,每个人要钻进自己的领域都需要很多年,跨领域并不容易,而且危险,容易几年都不出成果而找不到下一个博后或者被大学研究所开除(这种情况很多见了,高能所跳楼的百人计划就是一个)。所以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是在自己的领域精耕细作。

【刘昊的回答(1票)】:

感谢您的邀请!

研究方向来自于你能申请到的经费。所以诺贝尔奖当然不能避开,甚至要刻意迎合,但凡能沾到一点边,都应该多发相关的文章,等待着一大波和诺奖相关的科研经费的挂牌。

这就是一个顶尖科研小组的情怀!

最好的例子就是201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石墨烯,看看国内外各个学科的顶尖小组们是如何围绕着这个简单的二维结构各种著书立说,你就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如何找到下一个热点,才是学术界最大的研究方向……

【吴思涵的回答(1票)】:

谢邀。我尽量简短清晰地回答。基本上决定研究方向的因素有:

1. 师承

在科研界,师承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包括我的博士导师,导师的导师,他们的研究方向都有师承的烙印。这跟武侠小说所写是非常接近的。

2. 兴趣

这个很好理解。喜欢什么就做什么。然而兴趣和师承并非互斥,反而有极大的联系。因兴趣而选择了导师,和/或在导师的训练下培养起了兴趣。

3. 资金/政策

看菜吃饭,国家或基金会有什么重点项目,很多PI要是觉得能根据自己的背景拉到钱,也就会去开设那个方向。

4. 市场

科研不是高校和研究所独有的,在生物技术公司、药企等也是个大头。而industrial的科研,基本由市场决定。能赚钱,做;不能赚钱,关。

5. 其他

包括一些偶然因素,比如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分子、化合物、现象,那么很有可能就会以这个为起点继续展开了。

而至于是否避开已获诺奖的方向,那倒未必。诺奖不是给一个领域的,而是给非常specific的一个重大发现。然而这只是个开端,后面还有广阔的前景。这也是诺奖评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Confurious的回答(1票)】:

谢邀。 依据我在美国生物医学类博士博士后经验,其实诺贝尔奖获得与否很大程度是运气, 除非你真是不世天才。与你选择做什么方向关系不是很大。 研究不确定因素非常大,定课题时一般都是从兴趣和资金两方面出发。 兴趣一定要有,不然想做出名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接着就是看资金充裕程度。 美国对生物医学主要有两大funding 机构, NIH 和NSF, 前面主管医学相关,而后面机构主要是基础研究。 医学相关钱比较多,竞争也激烈。而基础研究就是各种神奇课题。 客观来说,基础研究最终获奖可能性更高,因为即便是医学相关研究也是往往基于基础研究某个突破,在应用上的实践。

个人不推荐带着功利心搞研究,这里碰到的院士和诺奖获得者,绝大部分都是带着对科学的爱而工作的,对他们而言,科学就像一种艺术,想追寻那简单而又终极的理解一切他们想要理解的,解决他们想要解决的,才是他们走到这一步的动力。 而不是什么奖或者头衔。。

【高原肃信的回答(1票)】:

谢邀。

军工方面,是按照播给我们经费的上级部门,比如工信部,军工集团等的任务书要求来进行的。如果我们研究所的特长正好在任务书的某一块得到体现,就可以申请研究经费。比如,在某种高级钢材的涂料方面要求得到改进,刚好本军工单位有此方面的研究科室,不妨可以试试。(一般是肯定会去试试的,向国家伸手要钱的好机会,同时单位的,领导的业绩上也必须有科研项目数量支撑来升官发财,大家懂的。)✍(՞ ՞✌)

领不领先我不知道,我就给大家说个短笑话吧:我们军工保密大部分情况下不是为了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多先进,而是为了不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多落后。哈哈,好了,点到为止。

(˶‾᷄ ⁻̫ ‾᷅˵)

刻意避开诺奖的研究那是不可能的。中国人的务实比起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输。而且还附加急功近利的属性。这点在军工科研上尤其明显。研究周期一般不超过五年,(未完待续)

【klam的回答(0票)】:

首先,不是所有的学科都是有诺奖的。。。

就比如我们做基础数学的,怎么着也和绝大多数诺奖不挨着,更加犯不着去避开诺奖了。。。

原文地址:知乎